CCLA 西悉

景观看起来是个欣欣向荣的行业。

据统计,目前中国的城市化率为52%,虽然目前增速放缓,与主要发达国家相比,城市化还有极大增长空间。

园林景观行业上市公司IPO已经有7家,香港上市2家,资产重组8家,登陆新三板10多家,IPO排队7家。但上述所有的公司加起来,市场占有率还不足5%。

景观设计的就业形式较好,高校相关专业招生火爆,以成都为例,几乎所有高校都开设了景观、园林或者环艺专业。

CCLA西悉设计出品,转载请注明

这些数据足以说明,无论是市场还是人力储备,景观行业都还有极大发展空间。

那么,为什么还要说景观设计师是个屌丝行业?

在我们的设计实践中,景观设计往往承担着实现政府意愿和市场意愿的中介,但这种中介既不存在信息垄断,技术门槛也很低,景观设计师的话语权在项目操作中相当有限,许多设计公司沦为绘图工具。

虽然每个人都生活在景观之中,无论该种景观是否经过设计,但景观设计行业的市场容量相对较小,这让行业难以产生类似BAT、联想等大型公司,缺乏社会价值和经济价值上的贡献。当然,景观设计是否需要大型公司,这是另一个话题,在此不予讨论。

另一方面,与景观设计息息相关的房地产行业中,绝大部分高管来自管理、销售、财务或建筑等专业,鲜有景观背景人士。这也证实,景观行业在整个产业链中属于附庸地位。

CCLA西悉设计出品,转载请注明

最能够反映景观设计屌丝形象的,还是设计收费。过去20年,几乎每个城市的房价、地价都呈倍数增长,但设计费几乎没有涨过,地产类项目自不用提,市政类项目使用的是02年的收费标准,实际收费还要打折。宏观经济遭遇低谷之时,许多公司的设计费根本无法收回。

如果从马斯洛需求层次上来说,绝大部分设计师普遍还在生理和安全阶段,谈不上职业尊严和自我实现。

究竟是什么原因,让景观设计师都变成了画图狗呢?

CCLA西悉设计出品,转载请注明

价值观失位:公平和效率失衡

景观设计行业的飞速发展,是紧密跟随城市化的进程的。三十年的城市建设历史,就是效率战胜公平、实用代替理性的历史。城市建设变成促进经济发展的手段,而不是经济、社会和环境的平衡发展,更谈不上社会财富的再分配。

这样的现实环境,使各行各业都陷入简单粗暴的攫取经济增量的话语之中,设计本身的基本逻辑、设计公司的创新需求,都变成追求图纸变现的累赘,设计行业的所有层面都无法摆脱这一困境,也就无法实现设计师的职业理想了。

CCLA西悉设计出品,转载请注明

核心理论和价值观空心化

外部原因造成了设计师的立场缺失,但中国景观设计本身而言,理论内核也是空心化的。

拒绝理论,源于实用对理性的强暴。当下中国景观设计,来自于中国传统哲学、西方景观设计和中国城市化三个源头的交融,但实际中,传统和西方的设计哲学往往流于表面,只有城市化一个权衡选项,可以说,中国景观设计并无普遍接受的核心价值观,也没有核心的设计理论,文本上的以人为本,只是恶俗肤浅的说辞。

这样的情况使行业丧失了严肃性和专业性,造成了行业壁垒的缺失——任何人都可以指指点点的事情,自然体现不了人和知识的价值。景观设计从根本上,缺乏专业上的核心竞争力。

无论是从中国传统或者西方设计哲学中寻求知识壁垒,绝大多数与设计实践衔接的非常松散,内在并不具备统一的逻辑性。有人甚至从风水学寻求庇护,以神秘来构建护城河拒绝诘问,毫无疑问,这是历史的倒退。建立壁垒并非目的,但缺乏深度,自然不会令人有职业的尊严和成就感。

景观设计带有很强的物质性和技术性,也具有很强的空间性和社会性,但现在,景观设计变成追求图案的形式美,希望创造令人震惊的效果。源自灵感和经验的内容具有不可检验性,使设计师获得了天马行空的自由,却肆无忌惮的忽视了规则,也使设计缺乏连贯性和逻辑性。缺乏价值判断标准,最终使招投标沦为图纸表现的比拼。

景观设计也无法从经济价值上获得理想价格。以地产景观设计为例,住宅开发是非常综合的系统工程,仅占总投入1~2.5%左右的景观成本,虽然能带来非常高的溢价,但对大局影响有限。复合型工程中,单独分离出景观设计的的价值是不可能的事情,景观对地产的依赖,远远大于地产对景观的依赖,造成设计费很难获得上涨空间。

所有高校都可以开设景观设计专业,除了迎合就业形势,说明景观设计的核心理论缺失,降低了行业门槛,破坏了整个景观设计的生态系统。

CCLA西悉设计出品,转载请注明

理论和技术创新的惰性

市场的繁荣使广大景观设计师埋头于眼前的苟且,而忽略了诗和远方。市场繁荣,但理论和技术创新无法变现,养成了行业的整体惰性。

如果我们回顾建筑和城市规划的历史,会发现从古典到现代再到后现代清晰的发展脉络。但我们回顾中国景观设计,从城市化进程开始到现在,虽然有少数优秀的设计师和设计项目,但除了建立起景观设计的市场,进步仅仅在于电脑技术的普及。

理论和技术创新上的懒惰,使景观设计在工作程序中位置过于靠后。专注于眼前的生意,使所有人忽略了那些重要而不紧急的事情。除了无法确立景观设计的核心理论,也使景观缺乏跨界的动力。

对其他专业的横向吸收,除了提升景观设计的话语权之外,更可以促使景观设计在整个产业链运作程序的前置,使设计师由绘图工具变成多专业的沟通者、协调者甚至决策者,而这本来就是景观设计师应该扮演的角色。

产学研只剩下产

其他各设计行业均有相当多的理论和专业技术研究,也有多种多样的学术期刊。但是我们触目可及的行业杂志,内容多为案例图片和广告,或者评选职称需要,所谓的研习活动,几乎都是向地产商的推介会,目力所及,行业找不到一本正正经经又有影响力的学术杂志,这当然有个人眼界问题,也说明景观设计几无研究阵地。

我们绝对支持学术杂志做广告,但更需要有价值的内容。类比建筑批评,是在理论和实践之中找到链接点,并由此积累和升级行业知识。在社会学、规划学和建筑学等领域,诸多学者经过对当时社会现实的深度思考,构建起各种乌托邦,指明了行业前行的理想。但当下,景观设计既缺乏理论支撑,又缺乏研究和创新,彻底工具化并非耸人听闻。

研究阵地的丧失,造成了行业人才培育的重大缺失。景观是个综合性专业,但绝大部分的学校教育,忽略了景观的工程学和社会学内涵,只包含了基础的设计课程,教授的内容,相当于设计实践中的方案阶段。这同样也造成设计师仅仅追求形式美,忽略了景观深厚的社会和哲学背景,而实践需要的配套技术人才很难获得——市场需要的结构、水电等专业人才,必须从建筑工程类院校招聘。产学研的生态系统,最后只剩下低水平的近亲繁殖,需要企业付出很高的培训成本。

CCLA西悉设计出品,转载请注明

上述种种,造成了景观设计的满身痛点和屌丝现状。而当下宏观经济凛冬将至,屌丝还有逆袭日吗?


(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看法,非CCLA西悉设计官方观点,封面图片为曾梵志先生作品。)


------------话痨的题外话分隔线-----------


为什么我们要说,这是一个蛮荒的时代?

景观行业一直都在野蛮生长:市场繁荣却不透明,增长快速却没有技术深度。

你可以想像一下恐龙的时代,它们曾统治地球,但灾难降临的时候,它们迅速消亡。很多人赚到了钱,却并没有令人信服的作品。当增量经济变成存量经济的时候,如果不能适应变化,他们也许会销声匿迹。

但景观设计是我们的安身立命之本。事关理想和人生,必须从纷芜杂草里,长出些苍天大树了。


荒芜的时代:景观设计师都是屌丝

景观看起来是个欣欣向荣的行业。据统计,目前中国的城市化率为52%,虽然目前增速放缓,与主要发达国家相比,城市化还有极大增长空间。园林景观行业上市公司IPO已经有7家,香港上市2家,资产重组8家,登陆新三板10多家,IPO排队7家。但上述所有的公司加起来,市场占有率还不足5%。景观设计的就业形式较好,高校相关专业招生火爆,以成都为例,几乎所有高校都开设了景观、园林或者环艺专业。

这些数据足以说明,无论是市场还是人力储备,景观行业都还有极大发展空间。


  • 时间:2015/01/05